马克思主义理论前沿论坛第41期 弗里德里希·奥托·沃尔夫教授系列讲座第一讲成功举办

    2021年12月17日下午15:30-17:30,由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中国人民大学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高精尖创新中心、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主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前沿论坛第41期在互联网云端顺利举办。本次讲座邀请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弗里德里希·奥托·沃尔夫教授(Prof. Friedrich Otto Wolf)作了题为“论马克思对黑格尔的首次批判”的学术报告。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张秀琴教授主持此次讲座,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赵玉兰教授和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田毅松副教授担任与谈人,共150余名来自全国各高校和科研机构的青年教师、学生通过腾讯会议参加了本次讲座。

    首先,张秀琴教授对沃尔夫教授作了简要介绍。她指出,沃尔夫教授在《资本论》研究领域造诣颇深,是德国近年来《资本论》新阅读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此外,沃尔夫教授还是德文版《路易·阿尔都塞全集》的主编,并译介了巴里巴尔、布雷纳等学者的大量著作或文章。

    接下来,沃尔夫教授主要从四个方面展开了他的论述:

    第一,沃尔夫教授介绍了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相关文献学信息,梳理了国际学界有关马克思思想转折点的争论,进而提出“《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是否构成马克思思想的转折点”这一问题。教授认为,想要解决此问题必须真正进入文本,重新厘定马克思对黑格尔所作的批判。

    第二,结合《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文本,沃尔夫教授再现了马克思对黑格尔思想批判的主线。首先,由于这部未完成的手稿前面佚失了一个印张,因此教授提出了自己的推断——马克思是从对黑格尔所谓的“现代国家是在历史上实现的自由”这一主题展开对黑格尔的思想批判的。其次,通过对马克思关于王权、行政权、立法权部分所作评论的剖析,沃尔夫教授揭示出黑格尔“整个法哲学不过是逻辑学的补充”,进而再现了马克思是如何将为黑格尔所颠倒的市民社会与政治国家间的关系再次颠倒过来的过程。最后,沃尔夫教授就马克思未曾评论《法哲学原理》第314—320节的原因作了分析:或者由于马克思离开了克罗茨纳赫,或者由于马克思认为黑格尔此处实际上是在为公众舆论作有力的辩护,或者由于马克思认为关于公众舆论的讨论并不构成“国家法”的主要内容。教授认为,无论哪种情况,都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第三,针对马克思尚未涉及的“国际法”部分,沃尔夫教授认为指出现代国家概念与当下诸多国家的历史事实之间存在着相当模糊的关系十分必要。纵观历史长河,无论是以拿破仑欧洲国家计划为例的反对国家多元化趋势的尝试,还是现实的“超国家”组织(例如联合国、欧盟等),都表明了“国际法”问题的复杂性。这一问题也值得大家深思。

    最后,沃尔夫教授总结了马克思对黑格尔首次批判的得与失。教授指出,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马克思已经成功地将现代国家定义为一种统治结构,但他此时提出的“从国家统治中解放出来”的观点仍然非常抽象。不过,从马克思在行文中已经明确表示反对黑格尔将现代国家看作“伦理理念的现实”来看,现代国家在马克思那里实际上是一个必须要被克服的统治结构。

    在与谈环节,田毅松副教授指出,沃尔夫教授分别从历史的、文献学的和哲学的角度对《黑格尔法哲学批判》这一文本进行了阐释,并明确地将马克思的批判主题限定在黑格尔的国家观上,进而引导我们逐步把握马克思的论证逻辑。沃尔夫教授的报告无论就内容还是形式而言,都为我们提供了较强的借鉴意义。同时,田毅松副教授也就马克思对黑格尔思想颠倒的理论基础以及马克思在《莱茵报》时期对公众舆论所展开的学理性分析等内容与教授进行了讨论。

    赵玉兰教授认为,沃尔夫教授对《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解读很有新意,特别是他对这一文本的开篇内容以及收尾原因的思考颇具启发性。同时,她指出,沃尔夫教授强调的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中对现代国家的构建,究竟是一种哲学理论层面的构建还是经验层面的构建,还是有待深入分析的。此外,赵玉兰教授也就马克思着重关注“劳动”概念的时间以及马克思实现其思想突破的具体时期等问题同沃尔夫教授进行了交流。

    在交流互动环节,与会师生就讲座中所涉及的诸多问题积极向沃尔夫教授提问,如黑格尔的“劳动”概念是否影响了马克思的“实践”概念、“市民”与“公民”的关系、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关系以及《克罗茨纳赫笔记》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之间的关系等等,教授逐一予以耐心的解答。最后,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宣告结束。

05

2022.01

-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