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理论前沿论坛第42期弗里德里希·奥托·沃尔夫教授系列讲座第二讲成功举办

    2021年12月24日下午15:30—17:30,由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中国人民大学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高精尖创新中心、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主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前沿论坛第42期在互联网云端顺利举办。本次讲座系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弗里德里希·奥托·沃尔夫教授(Prof. Friedrich Otto Wolf)系列讲座的第二讲,主题为“论《神圣家族》中马克思的最后改动”。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赵玉兰教授主持此次讲座,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李彬彬副教授和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王莅副教授担任与谈人,共50余名来自全国各高校和科研机构的青年教师、学生通过腾讯会议参加了本次讲座。




    首先,赵玉兰教授对本次讲座的主题作了说明,并特别介绍了李彬彬副教授在《神圣家族》研究方面所取得的重要学术成绩。



    接下来,沃尔夫教授从四个方面展开了他的报告:


    第一,沃尔夫教授从整体上对《神圣家族》的写作情况作了说明。他指出,马克思恩格斯写作《神圣家族》的目的在于厘清他们与青年黑格尔派之间的思想差异。由恩格斯执笔的前三章,能使我们了解这一文本最初的写作分工计划,这部分内容主要是呈现并讽刺鲍威尔“批判的批判”。恩格斯将鲍威尔的工作概括为:“掌握通俗化的群众语言,并将这种粗野的俚语改造成为批判的批判的辩证法所具有的高深莫测的词句”。而当马克思进一步推进写作工作时,情况开始失控了。马克思的批判内容不断增加扩充,文中甚至还加入了他对蒲鲁东等人的批判。


    第二,沃尔夫教授就《神圣家族》第四章中无产阶级和财富的关系问题作了评论。他指出,此时马克思受到蒲鲁东“财产就是盗窃”观念的影响,更多地使用“财富”而非“资本”这一概念。可以看出,此时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尚处于发展过程中,他们对无产阶级与私有财产关系以及“资本”概念的理解还有待深化。


    第三,沃尔夫教授重点评论了马克思在《神圣家族》第六章添加的一处注释。教授认为,马克思在修订稿中以“注释”(Note)形式增加的内容最大可能地反映出他对《神圣家族》的最后微小改动。在注释中,马克思援引了爱尔维修、霍尔巴赫和边沁三人的部分论述,对“18世纪的唯物主义同19世纪的英国和法国的共产主义之间的联系”这一关键性问题进行论证。教授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并提出了许多富有启发性的观点。


    第四,沃尔夫教授指出了《神圣家族》的后续影响。一方面,这一论战性著作并没有引起鲍威尔的足够重视;另一方面,马克思恩格斯此后对边沁和施蒂纳的态度有所转变。总体上看,教授认为马克思在《神圣家族》中尚未实现科学的突破,因为他还没有真正转向政治经济学批判。此外,教授还指出,要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在科学、政治和哲学上的任何现实观点,都必须批判性地重构他们已经取得的成果。



    在与谈环节,李彬彬副教授指出,沃尔夫教授的讲座一方面再现了马克思与恩格斯写作《神圣家族》的历程,另一方面对文本中的诸多具体问题展开了非常有启发意义的文献学评论,尤其是对第六章中较少为人关注的注释文本作了十分详尽的分析。此外,李彬彬副教授还就马克思对鲍威尔的批判与“政治的马克思主义”的关系、《神圣家族》第五章和第八章的写作意义及影响等问题与教授进行了交流。



    王莅副教授指出,沃尔夫教授对《神圣家族》的分析使我们更好地理解马克思早期思想发展的过程并且更好地回应有关“马克思思想发展断裂”的论断。马克思在这一文本中通过“为思辨本身的活动所完善化并和人道主义相吻合的唯物主义”自觉同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划清界限,并进一步迈向新唯物主义。此外,王莅副教授还就报告题目中“最后改动”的具体含义、如何理解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对英法唯物主义的发展等问题与沃尔夫教授进行了讨论。




    在交流环节,与会师生就《神圣家族》中马克思关于普遍利益、公共利益与私人利益关系的论述、对“现实的个人”的概念使用以及费尔巴哈思想对《神圣家族》的影响等诸多问题与沃尔夫教授进行了充分的讨论。最后,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06

2022.01

-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