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 学院新闻
我院举办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青年学者论坛第10期:“辩证法及其敌人”

2017年4月7日上午,由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马克思主义研究院主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青年学者论坛第10期在人文楼八层会议室举行。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王庆丰老师作了题为“辩证法及其敌人”的精彩讲座。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张秀琴教授担任主持人,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郗戈副教授、庄忠正博士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周丹副研究员担任评议人。北京大学中文系的蒋洪生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沈江平副教授、北京出版社的李易明编辑及校内外的研究生40余人参加了讲座。

 

王庆丰教授指出,相对于哲学研究的其它领域,辩证法理论研究比较沉寂,对辩证法的误解与攻击甚至呈上升趋势;只有在与辩证法的敌人的对比 中才能澄明辩证法的理论原像。王庆丰教授认为,辩证法在哲学史上遇到了四个“敌人”,它们分别是修辞术、知性思维、绝对真理与变戏法。


第一、辩证法与修辞术。王庆丰教授指出,辩证法的产生与古希腊的城邦制度密切相关,城邦以广场为中心,广场是一个政治空间。城邦制允许公民在广场上公开地谈论公共事务,公民通过“说话”从事政治,因此商谈成了古希腊人最为重要的政治手段。广场上的政治商谈导致了“辩证法”与“修辞术”的诞生,辩论的技巧是修辞术,辩论中的论证规则是辩证法。修辞术依靠辞藻的华丽和语言的技巧说服人,它的推论是一种“或然性推论”;辩证法依靠逻辑的力量说服人,使人通过理性发现真理,通达“至善的理念”,对公共事务做出正确的政治决断。

第二、辩证法与知性思维。王庆丰教授指出,相比于柏拉图,黑格尔把认识真理的逻辑进程系统化为“逻辑学”,他以绝对精神的自我运动实现了全体的自由性与各个环节的必然性的统一;在他那里,认识论、逻辑学、本体论和辩证法是一致的。黑格尔的辩证法是一种反思的思维方式,是一种概念思维或辩证思维,是一种“内涵逻辑”,而不是形式逻辑。黑格尔的辩证思维的最大敌人是形式逻辑或知性思维,后者运用形式逻辑推理,只关注形式,不关心内容,它的思维公式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除此之外,都是鬼话”。

第三、辩证法与绝对真理。以历史终结论为引子,王庆丰教授指出了黑格尔辩证法的保守性,这种保守性源于黑格尔的哲学体系排除了一切偶然性,力求达到绝对真理,是一个绝对精神自我运动的闭合圆圈。所以,黑格尔的辩证法是一种绝对的、肯定的辩证法,拿破仑成为“骑在马背上的世界精神”,君主立宪制成为最高的社会制度。马克思的辩证法则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一个辩证的过程,永远没有历史的终结,他挖掘了辩证法的否定性、批判性和革命性,以此消解资本主义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终极形态的理论。

第四、辩证法与变戏法。王庆丰教授指出,变戏法是人们对辩证法的误解,人们用常识思维理解运动等问题时陷入矛盾,但问题不在于有没有运动,而在于如何在概念的逻辑中表达,如何在对事物进行肯定理解时所包含的否定的理解。

最后,王庆丰教授认为,从哲学史或辩证法史的角度看,辩证法的真正敌人是辩证法自己。辩证法起初以言说的方式与修辞术纠缠在一起,其次与知性思维混合在一起,接着发展到黑格尔的追求绝对真理的辩证法,最后到马克思的批判的、革命的辩证法。在某种意义上,马克思的辩证法是对苏格拉底辩证法的复归,它不是提供一个确定的答案,而是敞开一个广阔的理论空间。

在整场讲座中,王庆丰教授旁征博引,不仅梳理了辩证法与修辞术、知性思维、绝对真理、变戏法的区别,使辩证法的理论原像得以澄明,而且对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等问题提出了创新性见解。


在评议环节,郗戈副教授指出,王庆丰教授的讲座涉及范围广,材料丰富,史论结合,从哲学史中考察辩证法的四个敌人,既凸显了辩证法的理论原像,又呈现了辩证法的历史。周丹副研究员指出,王庆丰教授的讲座思想史跨度非常大,是一次头脑风暴,深受其中一些观点的启发。庄忠正博士指出,王庆丰教授的讲座对于如何理解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的前提批判很有启发。

 

      在提问阶段,郗戈副教授、周丹副研究员、蒋洪生副教授、庄忠正博士及在场的许多同学与王庆丰教授作了进一步地探讨。讲座在一片活泼的气氛中圆满结束。

 

 

责任编辑:吕晓莹 时雨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