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学活动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 党团工作 > 团学活动
马辩成功晋级校赛八强

11月6日晚,我校辩论赛八分之一决赛18:30在公教二楼举行,我院辩论队迎战新闻学院辩论队。此次辩题为“发‘灾难财’应当/不应当被政府禁止”,我院为反方,持“发‘灾难财’不应当被政府禁止”的观点。本场比赛我院上场辩手为于磊、罗健男和马骋。经过紧张激烈的角逐,我方以8:7的比分最终取得了比赛的胜利。

比赛的第一阶段是立论与质询阶段。新闻学院辩论队在立论中指出“灾难财”其行为本身建立在市场秩序失灵的不公平交易基础之上,而且其造成的后果也是极为恶劣的,故而需要禁止灾难财。我方三辩马骋在质询中就定义和讨论范围的问题与对方进行了探讨,指出对违法“灾难财”的探讨并无意义。

我方一辩于磊随后进行开篇陈词,提出灾难财并不必然是一个贬义词,违法的行为已然禁止其讨论没有意义,而灾难财中的很多又会带动企业的积极性从而救灾,禁止灾难财本身就可能会导致道德绑架,并表明政府仍然可以对物价进行调控,在救灾中发挥作用。

对方在随后的质询中先是以我国计划经济时期仍然可以探讨市场经济为例表示今天仍然可以探讨违法的“灾难财”。之后对方又就薄利多销的问题与我方进行了探讨。对方认为,只有涨价才能算发“灾难财”,我方认为部分商家将“薄利多销”作为一种营销战略发的财也可以叫做“灾难财”。

第二阶段是驳论阶段。我方二辩罗健男首先驳论,指出对违法的行为的探讨没有意义;对方的灾难下要么生要么死,对方其实只注意到了地震,却忽视了暴雨等灾难;因为政府的调控,商品价格不会无限上涨,并解释了调控和禁止的区别。对方在驳论中表示违法行为也可以探讨,而且论证法是善法恶法是我方的论证义务;并且表示商家的利润即使没有上涨,在灾难下需求增加,商家也有积极性;对于我方的道德滑坡观点,对方表示并不希望道德滑坡,但只想让人们不趁火打劫。

第三阶段是对辩阶段。先开始的是三辩对辩。在三辩对辩中双方就定义范围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其中违法、不合理的“灾难财”是否纳入讨论范围是交锋的焦点。

后开始的是二辩对辩。在二辩对辩中,双方就商家在利润没有上涨的情况下有无积极性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探讨;我方还指出并非灾难都会导致生死抉择。

我方在对辩小结中,首先指出探讨违法、不合理的行为对于深入探讨辩题毫无意义;然后指出双方的论证义务,表明即使在去掉了违法的、不合理的“灾难财”后,双方的讨论仍然是有意义的两种价值的探讨与辩论;随后,又就刚才在对辩中双方争执的商家在利润没有上涨的情况下有无积极性的问题进行了进一步的阐释,指出如果政府禁止发“灾难财”,企业不能涨价,在竞争中利润空间会日益缩小,损伤积极性,以至于不愿意再卖东西,最终不利于消费者;最后,我方又指出了灾难过后价格上涨背后的原因以及政府调控与灾难财二者并不决然对立,政府也可以在灾难中发挥应有作用。

总体来讲,双方在上半场势均力敌,我方略居下风。

决定胜负的是自由辩论阶段。自由辩由我方先发言,我方先是抛出一系列灾难财有利于鼓励企业为灾区运输积极性的例子,对方没有正面回应,只是指出有许多不公平、不合理的灾难财是趁火打劫,认为这方面的灾难财既然我方也同意禁止就代表其在这个方面得证。于是双方对政府调控和禁止的区别展开了辩论,我方举出“让一个人只喝一杯酒不代表禁止他喝酒”的类比阐释我方的调控与禁止的区别,并指出我方的调控价格给企业多了一部分利润空间可以带动企业积极性。

此后,我方开始推演道德滑坡这一论点,对方质疑这是否代表了金钱至上的价值观,我方及时予以回复表示我方给企业积极性最后也是为了救灾事业。自由辩到此结束。自由辩前半场,对方剩余时间一度超过我方四十秒,我方调整策略改为短打,最终使双方基本同时结束。双方攻防十分激烈,都表现出了很高的辩论素养和水平。



责任编辑:吕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