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学活动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 党团工作 > 团学活动
文艺部部长专访 | 张雨霏:陪伴也是一首歌

“我是‘上有老下有小’啊”,张雨霏说着,一边回复着讯息。她刚刚结束了青春歌会的排练,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就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之后还要赶去参加校会文化部召开的领队会。“一二·九”排练倒计时一周,微信上的红点闪个不停,越来越多的事等着她忙,但她还是随时精神抖擞,秒回微信群里的讯息,“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从迎新、招新到策划新生晚会,开学以来文艺部一直没有闲过,而“一二·九”合唱比赛更是文艺部每年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作为部长,从联系老师、安排带练人员、规划时间地点到定曲目、选服装、拍视频,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她来协调,上要对接校学生会和学院、下要鼓励师弟师妹,外人很难想象作为组织者的她如何筹划了这一切。今年,马院时隔许久再次以独立队伍的身份参赛,如何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培养凝聚力和归属感是摆在她面前的一大难题。从组织慰问、每次排练前后的聊天到“投喂食物”,“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让同学们觉得排练并不仅仅是一项任务,它也可以很温暖很有趣”。只要没有特殊情况,她坚持每次排练都会到场,“虽然我不能带着大家排练,但我很看重‘陪伴’这个词,就是想让大家感受到,我始终是和他们并肩战斗的。”

作为一项“战线很长”的活动,“一二·九”的准备和组织工作繁杂琐碎,她起初很是焦虑,害怕会出岔子,但18级同学给了她“很大的惊喜”。“18级的小孩儿们真的很乖,又特别认真,带他们很省心。刚开始排练的时候没有简谱,同学们又不会认五线谱,陈子琳师妹用一个周末的时间自己翻译了整个歌曲的简谱出来;女生声部一直表现很棒,虽然承担了大半的演唱任务,但是始终保持着高水平的发挥;参加合唱的男生人数不多,但是也是个个优秀,还肩负着搬琴的‘重担’,从来没有怨言;文艺部的干事们帮我做了很多事,分担了不少压力;还有那些没能参加排练的同学,我也很感谢他们为这场活动的付出。如果说‘一二·九’是一场快乐与困难并存的旅程,那么我遇到的每一个你们,就是这份快乐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从大一的师妹到大二的师姐,张雨霏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了”。事情不多的时候,她常常会去在这座四方城里闲逛,故宫是她的首选,“有感兴趣的展览就去看,没有的话就漫无目的地走一走”。红墙内一种宁静,胡同里的一份清闲让她向往。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王小波、木心、纪伯伦、汪曾祺都在她的书单上,杂文、散文、诗、小说,她来者不拒。“这些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她说道,“文艺青年被群嘲得太惨了,我安安静静地做我的快乐沙雕就好。”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坚守一月有余,“一二·九”近在眼前。回首时,思及文艺部长张雨霏,想到的是温暖、是陪伴,是晚上热乎乎的奶茶,是教室角落里的熟悉身影,是微信群里的鼓励和秒回。她从不把什么大声说出口,行动已经是最好的语言。或许正像每年的如论讲堂——台上的队伍换了一波又一波,舞台却一如既往地安静坚守。书写故事的已经是别人,他们却总是在默默呵护。不曾言语,却已成歌。